当前位置:08vip欢乐国际 > 人文博文 >

《科普创作》:一本杂志和科普创作的沉与浮—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大众科学的创作:一本杂志与科普的普及与流行 - News - Science Net

  经过25年的“科普创作”,正式回到杂志,那些经历过科学的春天,没有一点感觉。

  在2016年的三技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科技创新和科普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科普应放在科技创新的重要位置上。这一讲话也被视为科学普及的又一个春天。

  记者胡敏琦

  “我们爱科学”“科学世界”“科学与文化”“知识就是力量”有多少人记得40年前在知识缺乏的时代,那些给普通人民带来幻想科学的远景和未来的机会杂志。其中,一本名叫“科普创作”的杂志出现了截然不同的杂志风格,它不仅刊登科普作品,还出版了大量的科普政策解读,理论研究和作品评述。

  不幸的是,这段时间并不长。大多数科学杂志很快就被商品化潮淹没了,科学普及也不能幸免。

  二三十年后,科普创造和人民科学素质提高的繁荣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经过25年的“科普创作”,正式回到杂志,那些经历过科学的春天,没有一点感觉。

  然而,随着社交媒体时代的到来,科普平台和渠道大大拓宽。作为一个严肃而传统的科学杂志,为什么它需要存在?还有什么可以做的?

  一个流行科学春天的眼睛

  对于今天的青少年来说,我的名字恐怕鲜为人知,但在上个世纪70年代,周恩来说,他的名字代表了中国的科学普及!

  1979年,11岁的尹传红第一次见到了这个名字。他记得当天中午母亲下班回家,从自行车里拿出蔬菜,对他大喊:我给你买了一本高士写的“你知道我是谁”的书。 “你知道我是谁”,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一套新科技诗歌和科学素描,题目是科学诗歌的题目之一。

  同一时期,尹传红除了高士直,还了解了受其影响的叶永烈。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是1978年出版的儿童出版社出版的,是中国文革后出版的第一部科幻小说,发行后立即引起轰动。它一次打印300万份。

  在尹传红的眼中,叶永烈在科学领域简直就是十八般武艺的全揭通。他创作了科学散文,科幻小说,文艺融合,画笔流畅,让尹传宏十分痴迷,他几乎可以找遍所有签署叶永烈的书或文章。

  不仅如此,殷传红出生在南方的一个小镇柳州,而且在学校的同行中,现代科学,少年科学,科学我们爱,知识等科普杂志少有人读书。权力等等,也是因为阅读这些杂志,让他遇到自己人生的未来,对美国科学大师和科幻大师阿西莫夫的职业生涯产生了重大影响。

  他说是因为他的工程师的父亲。

  尹传红想起当时他父亲每月只付工资38元,却愿意花几乎整个月的薪水全年订阅科普文学杂志。父亲每天吃一次晚饭,带着一对小孩到唱片机的邻居,听取学习英语的记录。

  许多年以后,尹传红在阿西莫夫回忆他父亲的文章时读到了一些东西:他没有让我看他卖给别人的杂志,因为他认为他们会扰乱我的思想。不过,他让我读科幻杂志,因为他尊重科学这个词,他认为他们会诱使我成为一名科学家。

  尹传宏特意把这些话印给父亲去看。但当时年轻的他不知道他父亲到底有什么样的机会。

  近四十年前,正是改革开放的开始,全国处于乱七八糟的混乱和破坏阶段。 1978年3月,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发表重要讲话,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结论。中国科学院院士郭沫若在会上发表了题为“科学的春天”的着名演讲。

  1979年8月,中国科普创作协会(1990年改名为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成立时,胡耀邦,邓颖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了会议,这在今天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这些领导的言行不仅极大地鼓舞了知识分子,也直接促进了科普的繁荣。全国热门杂志已经转载并出版,让生活在知识缺乏时代的普通百姓有机会展望未来。

  凭借“十万个为什么”和“PHS漫游未来”,叶永烈成为科普流行明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的几年时间里,叶永烈集中力量创造了数百万科普科普作品。

  此外,叶永烈还在全国推广的科普杂志上写了第一篇评论。湖南科学世界,浙江科学24小时,四川科学技术,上海科学生活,天津科学与人生,安徽科苑,云南神秘,福建科学与文化近80岁的叶永烈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出这些名字。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当时也出现了“大众科学创作”,它是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办的。尹传红首先与本杂志联系,是当年初中三年级。

  阅读大量科普文章和科幻小说,一方面增加了我对科学和兴趣的理解,另一方面让我渐渐爱上写作,发起了科普的思想。有一段时间,我特别想知道如何写好科幻小说的科幻小说。尹传红说,“科普创作”最显着的不同之处,就是不仅要评论作品,还要评论文章,对于正在学习和尝试科普创作的年轻人是一个很好的指导。

  叶永烈记得,在大众科学创作正式启动后,曾经组织过“小灵通漫游未来”的作品回顾活动,邀请作家,编辑甚至艺术编辑分析本书的主题,意义和内容,写作技巧,美工设计等方面进行了多方面的讨论。这些内容,连同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写作”一文,已经发表在1980年的第一期杂志上,此后他也接受了漫长的杂志采访,发表了自己对科幻小说的看法。

  实际上,“大众科学创造”一年也经常邀请大科学家撰写文章。中国科学作家协会首席顾问,中国科普研究所首任总监张道义在他关于科普创作史的回顾文章中曾经提到,1979年首次发表的两篇文章是当前科学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理事长周培源,北京大学院士,中科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钱三强写到,前题是“迎春科普”,后者是“为提高中华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贡献力量。 “

  印象深刻银川红,着名科学家钱学森先生曾经在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提到,理工科学生缺乏言语表达能力。他认为,除了大学毕业生提交毕业证书外,还要有科普文章。研究生应完成硕士或博士论文的两个版本,一个是专业版,一个是流行版。

  所有这些科学家,着名的科学作家都表现出自己的敬业精神,表达了对科学的热爱,给科学作家尹传红这样的学生带来了极大的启发。

  所以,在每个双月的某一天,他不得不去产房询问这本杂志,因为害怕它被别人带走。在天津留学之后,他还去杂志社编辑部购买了早期出版的“科普创作”。到目前为止,尹传红也把他们收集完整。

  大学二年级时,尹传红试图投放两篇关于“科普创作”的科学论文。虽然当时并没有公布,但他并没有因为得到吴定超,张道大的回信而感到沮丧。

  作为一名业余科普创作者,尹传宏的名字首次出现在“科普创作”中,这是1992年4月,即大学毕业后成为科学记者两年后,他学会了从新华社同志那里,他最喜欢的科学作家阿西莫夫两天前就离别了,就是他第一次联系了科普创作的编辑,被“杂志”撰写了一篇关于重要人物的文章。川红成为国内媒体报道的第一位记者。

  今年年底才宣布“科普”,而这个历时近十年的科普普及阶段,却使他难以预料。大多数科学杂志只是短命的,更令人遗憾的是,由于环境变化,叶永烈等知名科学作家早已被挤压,彻底离开了科普界。

  冰,然后变暖

  叶永烈和科普之旅5年前就发生了,中国科学家作家协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当时,他出席了科学创作论坛,并高呼使科学流行的话语。他再次感受到科普事业的诚意。

  在2016年的三技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科技创新和科普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科普应放在科技创新的重要位置上。这一讲话也被视为科学普及的又一个春天。

  在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和中国科普研究所的带动下,“科普创作”历时25年,于2017年8月正式归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党委书记王康友,中国科普研究院认为,利用科技协会科学资源创造人才资源,搭建科普创作交流平台不可缺席,今年“叶永烈”完成科普作品“正式出版和编辑部邀请,并在期刊第一期出版”叶永烈科普科普全集“。

  对于尹传红来说,在这个二十多年的漫长岁月里,他所认识的着名科学作家和科幻作家青少年几乎全部都知道和处理过,其中一些成了过去一年的历史。在“科学普及”小读者重新出版后,他也成为“科普”编委会成员,在第一期中还介绍了叶永烈的一篇文章。

  然而在今天的社交媒体时代,科普和交流的渠道和环境与40年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差异。

  为什么还需要这样的杂志?我们可以用它做什么?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长周忠和在采访中脱口而出,他以评论的形式领导科普事业的发展,使这些远见卓识出现了。

  这与叶永烈的希望不谋而合,但他的作品可以少量展示,但要在评论的基础上培养年轻的科普人才。

  实际上,这也反映了当前科普创作的现实问题。对科普工作缺乏理论研究,缺乏高质量建设的指导思想。

  虽然每个创作者都有自己的创作技巧和创作过程,但是没有理论的指导,可能会有盲目的。例如,那年的科学作家就内容类型做了很多积极的尝试。科幻小说,科普漫画,科普剧,科普小品,童话,科普诗,甚至科普艺术都是非常丰富多彩的形式。时下,经过对人才缺乏的探索。尹传红说。

  因此,王康有还表示,“科普创作”将首先面向科学创作者,科学家群体,各学科科学学科,学习科普普及规律,为科学普及提供建议和启示,无论在科学文学,艺术或意识形态。

  他还特别提到,迫切需要研究和探索如何在互联网时代创造一个流行的媒体,以便更多的受众。

  另外,王中国和王康友都自发地指出,要真正推动科普能力的提高和建设,单靠依靠政府是不够的。培育市场,拓展市场也是必要的。市场的推动会促进科学的普及。只有消费者参与,才能促进创造更多更好的科普作品,满足更多人的需求。王康佑说。

  “中国科技报”(2017-09-15第一版新闻)

关键词: 人文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