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08vip欢乐国际 > 电子科技 >

科技成果转化值提高5倍 清华怎么做到的—新闻—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科技转化价值提高5倍清华如何做好 - 科技新闻 - 科技网

  北京六月初,气温越来越高。沿海淀区中关村北大街北一路,到达清华西路口,就可以看到清华大学西门。在中国最高的机关门口,等待游客排长队,引起了兴奋和焦虑。

  在东侧的内蒙古科技大厦校园内,国家神经调控技术工程实验室还在不断对心脏起搏器进行研究和实验。作为清华大学主持的国家级工程实验室,北京普瑞玛斯医疗设备有限公司和北京天坛医院,清华大学重点研发前端技术,品芝医药致力于产业化,天坛医院提供更多的临床反馈三家与产业界,大学和研究机构合作,使这个实验室创造的起搏器打破了美国的技术垄断。今年将达到国内市场份额的60%,走向全球市场。

  清华大学作为长期的国家重点大学,产生了大量高水平的科研成果,建成了完善的技术转移体系。与各省市的产业研究机构建立了联合研究机构和合作平台,推动这些成果转化。陆续孵出了清华同方,清华紫光,北京货驰等一批知名高科技企业。

  那么,清华大学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在推动学校科技成果转化方面,学校能否带来其他高校的经验?南方报业协会全媒体报道组对清华大学进行了透彻的了解。

  清华起搏机打破美国的垄断引领世界

  进入位于清华大学的神经调控国家工程实验室,各种实验室设备充满工作站,技术人员正在忙着做各种测试。在一个设备中,白线连接到设备的顶部,由机械杠杆驱动不断扭转。设备上的电子屏幕显示这个电线已经扭曲超过47,000次。

  清华大学航天学院人机与环境工程研究所国家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国家工程实验室副主任郝宏伟,这是在脑起搏器神经刺激器引线,电极等部件做弯曲疲劳测试。因为它适合人体,所以它随着脖子的摆动而扭曲,并且必须能够承受足够的扭转才能使其工作。

  脑性起搏器是目前世界上最复杂,最复杂的植入式医疗器械之一,可通过慢性电刺激治疗帕金森病,癫痫等疾病,但遗憾的是,此项技术原先由美国垄断,2000年李鲁明清华大学航天工程学院的教授开始研究,后来组建了一个团队,成立了一家公司,利用他在航天领域的积累实现了自主创新,一个小型的起搏器,涉及1400多个经过反复试验并取得相关资质,清华Pacemaker于2013年正式上市,并于2015年获得中国专利优秀奖。

  郝宏伟介绍,现在,美国的一台脑起搏器的价格是30万元左右,我们国家是20万左右,便宜得多。和美国产品相比,中国可以实现无线充电,可以在磁环境下工作,不影响患者做MRI等检查,使用和维护更方便。

  这应该是清华大学从基础研究和应用技术研究,最后到成果转化的一个很好的案例,带来了很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它打破了美国的垄断地位,在许多方面甚至比美国还要好。当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奇坤和中国科学院院士提到的时候,他的话充满了自豪感。

  据介绍,2016年,清华大脑起搏器约占国内市场的55%,美国进口不足一半。预计今年国内大脑起搏器将占国内市场的60%。如今,清华大脑起搏器也在巴基斯坦销售,今年6月初做了三个系列的手术。今后将瞄准世界,开拓更大的市场。

  激励措施导致转换结果增加了5倍

  那么,在清华大学李禄明教授的带领下的技术成果在转换过程中得到了什么样的支持呢?

  薛启坤介绍,清华大学在项目,技术研究,后期开发,科研经费等方面的支持。其中最关键的是人员的支持,李教授是一名学校教授,为了提高自己的科研和教学水平,可以有很多的时间来做结果的转化。在这种情况下,学校有不同的团队和人员共同努力成果转化。学校的投资公司在转型后期也给予了支持,可以说正是因为清华大学有一套完善的成果转化机制和专业团队,最终促进了这项技术的产业化。

  据介绍,在国内高校,清华早期建立了完善的技术转让体系。该校与清华大学校办合作办公室,技术转移中心,清华商业合作委员会,清华科技发展部,清华知识产权研究室,清华控股有限公司为主要支持力量。以清华大学的人力资源和科技为核心,辅以先进适用的海外技术,为高科技产业化提供了开放的平台。

  2015年,颁布了“清华大学科技成果评估,处置和利润分配管理办法(试行)”。规定通过技术许可和收到的现金收入,对科技成果转化和科技成果转化有重要贡献的人员中,70%给予科技成果奖励,15%由学校的部门和成功的人。如果将投资成果转化为股价,学校直接奖励70%的股权完成,为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个健全,透明,有吸引力的激励机制,为清华大学科研成果的转化注入了催化剂,大量的科研成果进入了转型阶段,近两年来,近20个项目的平均售价大约每年一次,知识产权转让和转增股本成本也增加了5倍以上。

  每年和企业达到1,700个科技合作

  如果清华大学的激励机制为研究人员参与高校成果转化提供了动力,那么清华大学建立的各种产学研合作平台和渠道,转换。

  早在1996年,清华大学与深圳市共同成立了清华大学研究所。随后,陆续在北京,河北,浙江,四川等地建立了多个研究所。通过这些机构,清华大学充分发挥自身的技术优势,结合当地的经济基础,促进了一批产业的发展。

  1994年,清华大学开始建设科技园区,在上海,昆山,威海,沉阳,福州等地设立子公园和创新基地,孵化高新技术企业,辐射区域经济。经过23年的摸索,清华科技园形成了自己的经营模式。一批自主创新科技园已达到世界领先水平,许多孵化毕业企业成长为行业龙头。

  2004年,清华大学成立了科研机构管理办公室,为科研,成果转化和企业合作搭建了平台。截至今年3月,学校共有355个科研院所,其中149个获得国家批准。作为研究和成果转化的一线平台,极大地推动了学校技术创新,集成创新和先进技术消化吸收再创新,为成果转化提供了先进技术。

  与此同时,清华大学也参与了高校科技合作基金的运作,为产学研院所之间的合作提供了资金支持。有的是直接由地方政府主导,直接受益企业的合作基金。还有一个由学校牵头的校企共同基金。以清华大学和苏州市2015年清华大学苏州创新创业项目为例,苏州市每年提供5000多万元人民币,五年内共计不少于5亿元人民币作为项目专项资金。

  通过建立各种生产,教育,科研合作平台,清华同20多个地市,自治区,80多个地级市签订了战略性或综合性(科技)合作协议。每年与横向科技企业有近1700个合作项目。薛其坤认为,正是由于清华大学为学校改革的成果和科技成果转化的总体路线提供了良好的机制,大学与地方产业之间有着广泛的合作。生产,教学和研究。

  承担10项国家科技奖励项目参加科学博览会

  在6月22日和24日在广东惠州召开的第一届中国科学博览会上,清华大学将带来10个A类项目,这些项目都是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或国家技术发明奖。它们涉及广电项目,远景,互联网,云计算,集成电路,新能源和环保等高端领域。

  其中,DTMB系统国际化和产业化的关键技术和应用获得2016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对于地面数字电视系统,该项目可以处理地面传输技术,如信道编解码,调制解调,节目编辑和信源编码后的数字电视信号的收发,主要解决传输效率和可靠性问题。该项目授权发明专利达到112项,通过理论创新,技术突破,标准制定,产业化到建设,最终达到了DTMB标准和行业国际化水平,并在第一代四个类似的国际标准中技术领先的评估。

  此外,节能动态可重构计算及其片上关键技术项目可以解决集成电路的相关问题。支持业务创新和可扩展路由交换的关键技术,系统和产业化应用可以加速中国网络通信的核心技术突破。新一代立体视觉关键技术和产业化项目突破了立体视觉的一些核心共性技术,形成了一批国际级的技术成果和装备,实现了立体视觉产业的跨越式发展。

  清华大学除了10个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或国家技术发明奖的项目外,还宣布了50个重点推广项目,组委会将其中15个项目作为展示的重点成果。此外还有2个路演项目,预计将与企业或投融资机构挂钩。届时,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克斌将出席科学展,并做主题演讲。

  在TICC期间,也有不少企业参加了会议,为对接和交流成果提供了高效的机会。清华大学是许多先进的科技成果的持有者,并期待在惠州这个项目圆满结束。薛启坤说。

  ■对话

  清华大学航天科学院人机环境工程研究所副所长郝红卫

  大多数研究者期待

  水分转换政策的结果

  南方日报:您和李鲁明教授一起合作,从您的脑起搏器成果转换项目中得到了什么样的支持?

  郝宏伟:首先是来自政府和企业的资金支持。因为很多地方要做联合研发花钱,包括实验室租金,设备,博士后和研究生资助。第二,平台的支持,比如我们要做临床试验,但是没有工厂,两个没有资格,只能由合作企业来申请,由企业负责流程开发,质量控制,生产和临床试验,清华大学只需要专心研究这项技术。

  可以说,在转变创新成果的过程中,学校,企业,医院都要负责一个环节,整合各方资源,共同完成转型。只有这样才合理有效。

  南方日报:转换之后,公司的所有制结构是什么?R组在哪个股份?

  郝宏伟:由于参与投资学校基金,市政府投资基金和风险基金的外部,所以这些派对有一定的股权,在学校里有团队的平等。

  南方日报:你如何看待这个项目的具体股权分配?

  郝宏伟:其实说实话,老师现在最关心的,是要有一个明确的制度,有政策的滋养。我们必须明白,我们鼓励这样做,我们有各种支持,以便我们能够放心地做到这一点。至于回报多少,其实老师来讲,这不是最关心的,为什么呢?只要我的工作实现工业化,肯定会为普通教师挣更多的薪水和津贴。

  我们最担心的,就是在这个不明朗的政策下,有一个技术上的成就,我们想转化,担心放手。

  南方日报:总体来看,如何评估当前大学成果转化的政策?

  郝宏伟:虽然国家在这方面的总体政策是好的,但我认为有必要进一步加大力度。比如,现在老师做技术转移,标题评价不好。由于高校普遍开展基础研究,因此在评价体系中,送文章的人还是比较便宜的,所以进行转化的老师应该少吃点东西。因此,我们仍然希望高校教师评估制度能够采取更大的改革措施。

  南方日报记者刘光明报道

  屈广宁来自北京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电子科技